穿上白衣,疫线就是我的前方

时间:2020-05-13 13:45来源:http://www.xyaozc.cn 作者:杏鑫 点击:

在隔离病区,朱红旭(右二)和同事们一起忙碌着

1990年的薛苹苹,自小就对酒精很敏感,平日里跟同学朋友聚会,一喝酒就浑身通红。“当时医院要组派医疗队,第一时间就报了名,只想为抗疫尽一份力,并没有考虑这么多。”但到了黄冈后,酒精消毒是每个人必须要做的,不仅是为了自身安全,更是为了队友们的安全。因每天都用酒精消毒,薛苹苹胳膊开始脱皮,脸上也因过敏而起了许多小水泡和红疙瘩。“又痒又疼,有时忍不住会去挠,有起皮的地方就会被汗水或酒精杀的生疼。”

回家后的薛苹苹,生活工作都已恢复如常,防护服变回了护士服,身心都轻松了许多,但不变的是,工作依然容不得一丝马虎。而经历此次大考,作为90后的薛苹苹,也真正迎来了三十而立。她说这是一份成长,也意味着一种责任。

“我年轻,我先上”“疫情不退,我们不退”“危难之际,换做我们来保护世界”……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 无论是在支援湖北的医疗队里,还是在各个定点救治医院里,都有一批90后在忙碌着。冲锋疫线,曾经父辈 们眼中娇滴滴的孩子,成了抗疫的主力军。薛苹苹、朱红旭即是其中的两位。不同的地方一样的战场,虽没吃 过苦,但他们不怕吃苦,在最需要他们的地方,在艰险的战场上,他们用实际行动书写着属于90后的青春担 当和家国情怀。收获荣誉,也体会责任,经历此次大考,90后们也开始迎来了三十而立。山东商报·速豹新闻记者 刘庆英(受访者供图)

长大后我就成了你

薛苹苹脸上的压痕

大年初二的下午,朱红旭正在家中吃饭,突然接到医院通知,他被抽调去发热门诊工作。没有丝毫犹豫,简单跟家人告别后,朱红旭就赶往了医院。抽血、采集鼻咽拭子、做CT……在发热门诊上,这是朱红旭每天必做的事情,因为要及时进行筛查,以便分门别类地进行隔离和治疗。

爱美是女生的天性,薛苹苹也不例外,但在黄冈的日子里,她说都快忘了自己原来的模样,因为一直处于紧张忙碌的状态中,也没有心思去考虑会不会毁容的事情。“后期隔离休整时,一直不停地敷医用面膜,现在已经好了很多,不那么红了,但还是有很多小疙瘩。”

“从呼吸机到用高流量吸氧再到鼻导管吸氧,从下不了床到能在地上站着再到能自己活动锻炼……”看着患者身体一天天好转,看到他们高兴地跟自己打招呼,看着他们出院,朱红旭打心底里高兴。“健康不仅是指身体上的,还有回归社会后的心理健康。”朱红旭说,看着患者高兴地康复出院,他知道,其心理上的阴影也会慢慢消散。

在隔离病房的日子里,朱红旭经常听到患者说谢谢,也常常收到患者的感谢信。“很感动,但这真的只是我们的分内工作而已,并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高尚,也谈不上英雄,因为不仅是医护人员,很多人都在一线,都很辛苦。”朱红旭很感激人们对医护人员工作的认可,这让他觉得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,能鼓励他长远地走下去。

虽然前线艰险,但薛苹苹直言,如果再选择一次的话,她还是一定会去的。“既然穿上了这身白衣,疫线就是我要去的前方,就应该去尽一份力,这是作为一名医护人员的职责和使命,是义不容辞的。”薛苹苹说,此次抗疫的经历,将是她一辈子最珍贵的记忆。“特别是看到患者好转康复时,听到他们向我们说谢谢的时候,很感动,觉得一切辛苦付出都值了。”

直到2月11日,山东省胸科医院开始集中收治泰安、德州、淄博等地的确诊患者,朱红旭也从发热门诊转战到了隔离病区,直至医院所有确诊患者全部出院,朱红旭才得以回家,跟家人团聚。

“真正跟确诊患者接触,穿着三级防护服在病区一待好几个小时,每次出来,就跟蒸了个桑拿一样,手也都泡出了褶子。”朱红旭说,好在医护人员里有很多90后,下班后互相交流心得体会,也能减轻些压力。“特别是患者多的时候,偶尔也会有心理波动,但也只是偶尔闪现,很快就会过去。”

从发热门诊转战隔离病区

朱红旭曾参与救治护理过五位重症患者,他们彼此相熟,是在一个桌上被感染的。“刚来医院时,病情都很重,躺在床上,起来吃饭都困难,一顿饭需要分三次才能吃完,期间还不断地憋喘……”朱红旭清晰地记得他们初来时的样子,高流量机器用着,氧饱和还是不高。“除了身体上遭受病痛外,他们的心理压力也很大,焦虑、担心。”朱红旭和他们都互加了微信,平时聊天一直为他们加油打气儿。慢慢地,五个人的心情也好了起来,彼此也较着劲儿看谁好得快。

而失眠也是薛苹苹的一个困扰。回想起在黄冈度过的近40天,薛苹苹直言几乎没睡过一个好觉。“每晚都得吃安眠药,但即使吃了药,一晚上还要醒两三次。”7年的手术室工作经验,让薛苹苹在黄冈的抗疫工作更从容,而她心里也清楚,只要做好防护基本没啥问题,也并没有太多的恐惧。“可能无形的压力还是有的吧,所以总是睡不踏实。”

疫情来时,朱红旭第一时间写下了请战书,也做好了支援湖北的准备。因为山东省胸科医院是集中收治本地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,朱红旭虽没赶赴湖北,但自大年初二起,他就一直奋战在抗疫一线,与新冠病毒近距离搏杀。

1994年的朱红旭,是山东省胸科医院外科ICU里的一名护士。5月2日,是朱红旭解除隔离后返岗的第一天。连线朱红旭时,他正在科室里忙碌着。对于节假日的忙碌,朱红旭说,从事这份工作6年,已经习惯了这种节奏。而重新投入正常的护理工作,朱红旭也坦言,比在隔离病区里时轻松了许多,“虽然工作依旧很忙,但起码心理上没有那么大的压力了。”

山东省耳鼻喉医院(省立医院西院)手术室护师薛苹苹是山东省第九批援助湖北医疗队的队员。如今已返岗三周的薛苹苹,因在黄冈前线时酒精过敏,脸上还留有很多小红疙瘩。

薛苹苹收到患者写的感谢信

作为家中独子,朱红旭自是备受家人宠爱,是父母心中的宝贝。对于朱红旭的决定,虽然家人很心疼也很担心,但也给予尊重和支持。朱红旭的妈妈也是一名医护人员。“2003年非典时,妈妈也曾经参与过救治。”当时,朱红旭还是个孩子,只知道妈妈总是不回家,并不明白她在做什么,也不懂得妈妈要面对的风险。“如今,我已经长大了,该轮到我们来保护这个世界和身边的亲人了。”朱红旭说,这是他的职责所在,而经历过此次抗疫,他也更能体会妈妈当年的艰辛和付出。

真正迎来三十而立

网站分类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
相关站点
友情链接
返回顶部